联合奖惩案例详情

都是失信惹的祸 孩子考上心仪大学政审通不过
来源:诚信贵州 访问次数:362 发布日期:2018-06-01 分享到:

“刘法官,我和申请执行人李某已经和解了,钱我也给完了,这回你可以把我从黑名单中撤下来了吧,这件压在我心头的大事终于可以了了.....”博白法院执行法官刘丽金从被执行人王某的话语中感受到他的如释重负。

事情是这样的:

原告李某与被告广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王某、刘某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一案,经博白法院审理后判决被告广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返还购买地皮款809692.5元给原告李某,并支付相关利息。被告王某及刘某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2016年3月,李某向博白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案件由执行局刘丽金主办,刘丽金通过查控系统了解到,被执行人王某、刘某在南宁市有房产。在户籍地也有房产,于是委托南宁市江南区法院对其辖区内两被执行人所有的房产进行评估拍卖,但因该房产暂时不易处置,评估拍卖就暂时搁置了,而户籍地的房产在银行办有抵押登记,由于案件标的较大,即便拍卖了该房产,所得的款项也不足以偿还本案债务,因此刘丽金决定暂时将该两处房产进行查封。同年10月,鉴于被执行人违反财产报告和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于是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通过本院的微信公众号平台及各大自媒体平台进行了发布。

俩被执行人发现其失信信息被发布在博白法院微信公众号,觉得特别丢脸,但仍然选择对法官避而不见,并到处托关系为其说情,要求执行法官刘丽金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中撤下。刘丽金态度坚决地表示,只有被执行人履行了相关义务,才可能将其从黑名单中撤下。俩被执行人表示会积极筹钱还款,但是确实没有钱,案件陷入了僵局。事实上俩被执行人的日子也确实不好过,原来王某和刘某生育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在读大学,因为父母是一名失信被执行人,导致无法入党。而小儿子在2017年高考时成绩优异报考某国防大学,却因为父母是失信被执行人,导致政审没有通过,最后与心仪大学失之交臂,只能另外择校。刘某因为孩子入学的事情和王某闹得不可开交。从2017年10月份开始,王某每隔几天就会给执行法官刘丽金打电话向其哭诉,要求刘丽金法官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撤下来。“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要撤下黑名单那是不可能的,只要案件在我手上,就必须履行了才可以将黑名单撤下,这是我的工作职责。你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还不如想办法筹钱赶紧把债务履行了,以免影响你的孩子大学毕业以后报考公务员。”


最后,王某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和申请执行人李某达成执行和解,并当即履行完毕。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失信被执行人

别想侥幸赖掉不还钱!

为了避免受到更多限制和惩戒!

赶快去履行你们应尽的义务吧!


粤信君有话说:

失信被执行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其有关信息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删除:

    ✔ 全部履行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

    ✔ 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经申请执行人确认履行完毕的;

    ✔ 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终结执行的。